欢迎书友访问乡村书屋

乡村书屋

乡村书屋 > 武侠修真 > 御女心经 > 章节目录 第3章 警鸣

章节目录 第3章 警鸣

作品:御女心经??|??分类:武侠修真??|??作者:王少

????司徒朋笑道“爹爹放心,据手下来报,金石因要祭拜先祖,正在回皇城的路上,马万里若是真笨到招惹金蝶,到时我们再出面做些调解,金石岂不对我们心存感激,若是马万里和金家结了仇,或者被金石杀掉,我们正好再重选个在江湖中的眼线,替换掉马万里,不是更好,爹爹不也说,马万里有些不听话,而且越来越蠢了!”

????“嘿嘿,还朋儿聪明,唉,要是你大哥有你一半的才智,我也不愁了,好好把星儿安葬吧,马亦普,马万里,哼,统统该死!我累了,朋儿安排这一切吧!”司徒业摇头叹气,迟暮垂垂的走回卧室。

????金蝶府。

????守门的护卫正打着呵睡,艳红的朝阳悄悄跃出地平线,他嘴里不断咒骂着换班来迟的同僚,咪着眼睛,又长长的打了一个瞌睡,还未睁眼,就觉得被一群杀气腾腾的人围住,惊怒道“尔等何人,竟敢围闹金蝶一品夫人府,还不快快散去!”

????马万里吼道“还不快把金蝶叫出来陪罪,我儿子因她而死,今天她若不为我儿磕头陪罪,我非拆了这里不可,妈的,瞪着我干嘛,还不快些!”

????守门护卫被他一脚踢出老远,连滚带爬的喊人去了,一时间,从府内奔出上百护卫,拦住万里盟的数人,袁灰在马万里身边道“盟主,金家恐怕不好惹,而且此事与金蝶并无直接关系,恐怕朝中军方会有干预,还请盟主三思”

????马万里不满的冷哼一声,道司徒家我们惹不起,难道连个淫妇也惹不起吗,不让她给我儿磕头认罪,我儿死的岂不是太冤啦,金石虽然手握重兵,可他远在西北边塞,等他真的回来,难道敢带十万重兵,围剿万里盟吗,司徒业是不会他胡来的,哼,就算吓唬她一下,也算为我儿出口气了。

????带头的护卫首领喝道“马盟主,事情真像原由,我想你也该清楚明了,不要让我们兄弟为难,还请你自重,不要在此闹事。”

????“哼,让你们为难又如何,我儿和司徒星都死在这里,难道就这么算了吗,今天我是体表司徒世家和万里盟共同来要金蝶这个荡妇陪罪的,你们快些让开,不然,休怪老夫不可气!”

????上百护卫齐齐拔刀,领头的护卫冷声喝道“不管你是司徒世家,还是万里盟,但这里是金府,想要在这里闹事,先问过兄弟们的刀,上!”

????马万里带着六七十名新回总坛的好手,和护卫战到一起,并留十多个人看着马亦普的尸体,护卫们的武功万里盟不止一点,一接手,就连连败退,护卫首领边打边喊“鸣锣求救,快,向城防军求救!”

????马万里冷笑“城防军由司徒世家控制,在皇城城防军,还没有挡过万里盟的人!”

????锣鼓响去,紧急求救的信号传遍整个皇城,有几队巡逻的城卫在附近,听到信号后急忙赶到,但看到是万里盟的人,扭头就走,无视打斗

????木将军府。

????乐乐从逼毒中苏醒,睁开眼睛,就看到了坐在床边的紫衫姑娘,她正打着瞌睡,秀丽的脸蛋,画满了疲倦,乐乐轻抓住她的嫩白小手,道“你在照看我?”紫衫姑娘突觉小手被人握住,微微一怔,却没有挣扎,柔声道“我,我睡不着,就在这里坐着!”

????“你叫什么名字?”

????“简菲菲!”

????“呵呵,昨天我问你的事,你还没有回答呢?”

????“啊?”简菲菲呆了一下,双颊俏红,“我忘了什么问题啦我,我去找巧巧姐,告诉她你醒了!”简菲菲说完,逃出房间。

????乐乐贼贼一笑,起身展一下懒腰,暗道“兴好被她扶住,她的身子还真柔软呢,哦,一夜没回去,琪琪她们该着急了,我得快些回去!”他想到这儿,把床边放着的追心剑拿起,出房门,正碰到一个丫环,那丫环被乐乐撞个满怀,羞叫一声道“呀,公子,夫人请你去花园,奴婢为公子带路!”

????乐乐见她羞的可爱,打趣道“好漂亮的丫头,你叫什么名字?”

????那丫头更是娇羞,差点忘掉走路,小声回道“奴婢叫绿珠,是夫人的贴身丫环。”

????“噢?那你知道巧巧是谁吗?”

????“绿珠当然知道,那是夫人的闺名,夫人本家姓苏,原是做客栈生意的,后来夫人嫁入木家,夫人一直洁身自好,过的十分冷清,若是公子”

????乐乐额头暴汗,暗忖“若要一个女人保密,比要一只母鸡游水还要困难,这丫头差点告诉我苏巧巧今天穿什么颜色的内衣了”干咳一声道“哦,绿珠告诉我的真详细,劳累你了,到了,好香的酒味”

????“是呀,这个池塘专门存放百草酿用的,水底还有三十多年的陈酿呢,那是老爷在世的时候酿造的,绿珠虽然不懂酒,但那陈年的佳酿,闻着都让人陶醉。”

????木夫人和简菲菲坐在池塘边的木椅上,见乐乐来到,两人皆起身迎接,木夫人淡黄罗衫,略施粉黛,流云乌丝轻挽,简单斜插一支紫金凤钗,华美淡雅,不复昨夜狼狈,她轻笑道“王公子,身子好些了吗?”乐乐却笑道“夫人今天真美,身上的酒味也闻不到了,真是奇怪哦!”

????木夫人微羞,浅笑道“有酒味你也笑话人家,没酒味你也笑人家,到底要我怎么样,才不打趣我呢!”这种撒娇的口气,听得众人一呆,绿珠瞪大了眼睛,吐吐舌头,没敢言语,心底却惊诧得要死。

????简菲菲也看的大奇,调笑道“巧巧姐今天”

????乐乐突然听到救急的锣声,疑道“大清早的怎么会有急救的锣声,这方向是金蝶府!”一想到昨夜用摄魂术杀的两人,就明白肯定与此事有关,想那金蝶并不会武功,而且府内的护卫武功一般,若是出了意外,自己心里恐怕难安,急道“我去看看”

????说罢不理惊异的三人,飞身掠出墙外,直奔金蝶府。

????金府护卫武功不济,在万里盟高手身前,过不了几招,就被点穴,扔在一旁。万里盟的人下手也极有分寸,只是让他们不能再反抗,并无重伤死亡之人。

????金蝶气的脸色苍白,见手下的护卫已无防卫能力,带着两个贴身丫环,走出内院,领头的护卫见金蝶从内院走出,急忙道“夫人,小人无能,让夫人受惊了,还请夫人安心躲在内房,这里就交给我们了。”

????金蝶苦笑道“朱护卫不要逞强,我们只剩下十来个护卫了,怎斗得过几十人?让我来看看马万里究竟想干什么?”朱护卫神色黯然,道“夫人,马万里要你向他儿子磕头谢罪,这样的羞辱谁能忍受”

????啊~金蝶神色一怔,“万里盟也太放肆了,居然敢这样猖狂的对我金府!”

????“夫人放心,就算了拼了我等性命,也会保护夫人的,不然怎对得起金将军的嘱托!”

????“唉,若是我大哥在这就好了!”金蝶幽幽叹息。

????“你这个荡妇,还不出来磕头谢罪,若是惹急了我,非把你脱光衣服游街!”马万里见到金蝶出来,忍不住怒吼道。

????“放肆,竟敢如此辱骂当朝一品夫人,官府不会放过你们的!”朱护卫大声喝道,只是声音却无一点底气。

????“哈哈哈,万里盟在皇城怕过谁,哪个官敢抓我?袁灰,鲍方,把这个贱女抓到外面,跪着绑到我儿的灵车上,让皇城的人都看看,看看这个贱人怎么害死我儿子和司徒世家三公子的”马万里心里一点也不糊涂,他这么闹,主要是想把金家与司徒世家结仇,事后他在放出消息,说这一切都是司徒业暗中指使的心中冷哼道“哼,好你个司徒业,把我唯一的根苗给害死了,我要让你后悔,我要让你失败,你不是想夺取天下吗,嘿嘿,我就偏不要你称心如意。妈的,司徒朋这个小杂种,居然想设计害我,嘿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怎么样”

????金蝶身边的几个护卫正在苦战,只剩两个丫环哆嗦着挡在她身前,金蝶轻咬着艳唇,冷视着鲍方,道“你也要抓我吗?”鲍方前些天和金蝶有过云雨之事,但在大局面前,他面色不变的笑道“金夫人啊,我们盟主只是让你认个罪,并没想过要伤害你,嘿嘿,你还是跟我们配合一下,免得皮肉受苦,要是你光滑白嫩的肌肤划上疤痕,我看着会心疼的”

????“卑鄙!我当初怎会选上你,无耻之徒!”金蝶气的娇躯微颤,不断悔恨着以往的旧事,那些油光粉面的男子,全是心口不一的胆小之辈,在关键的时候,全不顾同床之情。

????“押她出去!”

????鲍方伸手要扶她,金蝶怒喝道“不要碰我!我自己会走!”

????朱护卫见金蝶被带走,却无能为力,悲吼道“夫人,小人无能,啊~”他羞怒之下,撞上对手的长剑,长剑透腹而过,前腹贴着剑柄,那使剑的人没想到他会这么做,还没来得及反应,突觉胸口一凉,朱护卫的刀也刺穿了他的胸膛,两人同归于尽,死去多时,仍在站着,眼睛瞪着金蝶离去的方向。

????金蝶回望他一眼,眼中带泪,摇头苦叹,暗叹自己富贵荣华,哪想会有今天,居然被一个江湖门派折辱,王法何在?难道堂堂的皇城,数万皇家卫兵,竟被司徒世家一手遮天,竟就没人敢管万里盟吗?心里悲恸的喊道“大哥,你在哪呢,你知道妹妹正被人欺负吗?你在爹娘墓前,说要照顾我,保护我的我那没用的先夫就算了吧还有谁能救我呢?王乐乐?他会来吗?可他一人怎敌得过万里盟,他会为了我得罪司徒世家,和万里盟吗?”

????万里盟的众人,邪笑着得意的盯着金蝶,眼光不断的扫视着她凸起的乳峰和扭动的肥臀,若在以前,金蝶会得意的用媚眼挑逗他们,可现在她恨死了男人,恨死了男人的无情无义

????到了府外,府门早围了几百个看热闹的人,离的老远,对装着马亦普的灵车和衣衫不齐的金蝶指指点点,淫笑怪笑着低声评论。把事情闹的这么宏大,正是马万里想要的效果,他故作的阴沉着脸,对金蝶喝道“淫妇,还不跪在地上为我儿磕头认罪!”

????金蝶虽然害怕,但对这强加之罪,极为不服,冷声道“马盟主,令郎之死,确与我无关,不要欺人太甚,我哥若是知道此事,定会帮我出气的。”

????马万里狂妄的大笑道“哼,金石算老几,在司徒世家和万里盟眼里,他不过是个带兵的莽夫,你知道城防军为什么不来帮你,嘿嘿,因为城防军只听司徒世家的命令”他走到金蝶身前,底声道“实话告诉你吧,我是受司徒业之命,才来羞辱你的,嘿嘿,还乖乖的听话,不然我会让你更难看”不理金蝶惊怒的眼神,一把抓住她的头发,吼道“还不跪下认罪!”金蝶的两个丫环哭喊着扑向马万里,“放开,放开我家夫人!”

????金蝶忍着巨痛,瞪着马万里道“我哥不会放过你的,我不跪”

????马万里怒喝道“贱人,不识抬举,我先教你规据”说着,他高高举起右掌,狠狠扇向金蝶的左脸,金蝶吓的闭上眼睛,眼角流出一行无助的清泪

????金蝶正等着挨那一巴掌,闭着的眼睛突觉白光逼人,头顶的巨手也离开乌发,身子被人抱起,轻飘飘的飞了起来,她吓意识的紧抱那个腰躯,把脸贴在他的胸膛,闻着他如麝如兰的男性气息,觉得好温暖好安全,抱着他,就像抱着整个世界,因为有他就有一切。

????“乐乐?你真的来救我了,呜呜,他们都欺负我,没人管我了,以为没人救我了昨天你走之后,我就想好了,我愿意做你的女人,只做你一个人的女人呜呜,抱紧我,我好害怕!”金蝶睁眼,见抱她的男子是乐乐后,再也忍不住满腹的委屈,粉臂缠上他的脖子,痛快的大哭起来。

????乐乐能感觉到她的凄苦,激动,爱意和坚定,紧紧扣住她的蜂腰,双唇凑到她的耳边,柔声道“蝶儿不要害怕,做了我的女人,我就会保护你,用我的生命,用我的一切,来保护你,有我在,谁也不能欺负你!”

????金蝶的两个贴身丫环见他被乐乐救走,也高兴的跑过叫道“夫人,夫人,王公子来了,你不用害怕了!公子会保护我们的!”

????看热闹的人“嗡嗡”喧嚣轻笑起来,有人为乐乐喝彩,有的骂他不知死活,有人对着马万里嗷嗷怪叫,笑他被乐乐一剑逼退

????马万里心里暗急“王乐乐?怎么又是他!难道金蝶跟他也有一腿?上次被他闹的万里盟面子尽扫,今天的任务也算完成了,这次可不能便宜了他,定要给他一番教训”怒骂道“王乐乐,你多次和万里盟为敌,杀害我盟里兄弟上百名,看在鲜于世家的面子,不给你计较,今天你又来挑衅,我若再次忍让,江湖人定会笑话我盟胆小怕事,所以,今天定要讨个说法。”

????“怎么个说法啊?几十个所谓的正道高手,欺负一个不会武功的女子,这天下还有说法吗?要讨说法也该是我,因为你们趁我不在,欺负我的女人,让她担惊受怕,还受皮肉之苦瞪什么瞪,难道我冤枉你不成,我来的时候你还用手揪着金蝶的头发,难道不想抵赖?围观的群众都能做证,是不是啊?”

????看热闹的观众极为配合,嘻笑道“是呀,我们做证!”平时他们很受万里盟的气,见有气可出,哪能不配合。

????马万里刚有失子之痛,又与乐乐有旧仇,听他胡诌乱侃,气的怒火中烧,喝道“老夫抓她头发又何如”

????“看,我没有冤枉你吧,自己承认就好。咳咳,既然你作错事,就要向人家陪罪,过来,过来,给金蝶跪下磕三个响头,我就不追究了,跪呀!”

????围观群众配合比上次较好,齐声道“跪呀,跪呀!”

????金蝶见乐乐说的有趣,早忘了刚才的恐惧,和三个丫环笑成一团,崇拜爱慕的盯着乐乐,美眸中似有浓浓情水,源源涌出。

????这件事的真正罪魁祸首乃是乐乐,见连累金蝶受苦,心头颇为愧疚,虽见万里盟有近百高手,但真正的好手如张莫休,巴木图,吴青等都不在,倒也放心戏耍马万里一番。

????马万里气的额头青筋直跳,转身对袁灰交待一声,才走向乐乐,喝道“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儿,让老夫教训你一下,教你‘死’字是怎么写的!”

????乐乐嘴马微歪,笑道“原来你知道‘死’字是怎么的了,那好,好好!”迎上暴怒而来马万里,两人战在一起,乐乐还是第一次和马万里交手,心里暗暗吃惊“姜还是老的辣,他的穿云腿果然名不虚传,每一腿攻来都有一股奇怪的真气,似乎能穿破护体真气,躲着真是费劲!”

????两人打的难解难分,穿云腿凌厉花哨,在空中翻转腾移,如长了翅膀的雄兔,怪异却灵活矫健,双腿快如旋风,疾似闪电。乐乐却应付的轻松自如,剑招不按常理,剑锋常从意想不到的角度钻出,灵如蛇,猛如龙,不经意的一招使出却潇洒漂亮,绚目的奇花常在空中绽放,飘逸的身影从容不迫

????乐乐正打的过瘾,突听身后传来女子的惨叫声,回头一看,顿时气的双目欲裂,金蝶的一个丫环挡在她身前,背后中了两箭,箭尾白羽轻颤,血水顺着箭柄,倒流在箭尾,羽毛被染成艳红色,金蝶大哭着,抱住她,喊道“小昭,小昭,你醒醒”

????乐乐猛一招“伤痕”,逼退马万里,飞身射到金蝶身旁,“蝶儿,怎么回事?”

????金蝶轻抱住小楚的头,哭道“她替我挡住了箭,他们想杀掉我就是那个拿青弓的人”她恨恨的指着袁灰,乐乐顺着她的手指,见到了脸色苍白,正想躲往别人身后的袁灰,乐乐狠狠瞪了他一眼,那一眼中包含浓浓恨意,其中还有他师父花铁枪的仇恨

????“公公子,你能亲我一下吗,小昭好喜欢你哦,从第一眼见到你我以为能和公子在一起了,没想”

????乐乐的心轻轻抽搐一下,痛惜的看着生命正在流逝的小昭,抱她在怀里,安慰道“小昭这么漂亮,我也很喜欢呢,是我没有保护好你们,对不起”

????金蝶在旁忙催道“乐郎,快亲亲她吧,小昭快不行了,呜呜,小昭”另一个丫环偎在金蝶身旁,轻轻垂泪,注视着小楚。

????小昭惨白的嘴唇微微颤动,像要聚在一起,乐乐明白她的心意,轻抚去她脸上乱发,温柔的吻在她冰冷的薄唇上,小昭用尽最后的力气,一手缠在了乐乐脖子上,突然一阵急喘,剧烈的咯咳,乐乐抱她搂的更紧,轻轻用衣袖拭去她咯出的鲜血,看着带着微笑而去的小昭,乐乐的心,有种要裂掉的感觉,就像在火烧万里盟的那夜他轻轻抬起头,冷冷凝视着袁灰,袁灰被他目光盯的全身发寒,这眼光像在哪里见到过他一拍脑袋,暗道“啊!他是救花铁枪的那少年”他手指着乐乐,张大了嘴巴。

????乐乐眼中红光一闪即逝,狞笑看着袁灰恐惧的表情,他蓦地冲天长啸,腾空跃起数丈,粉红的护体气罩越变越浓,越变越小,最后粉红色的气罩缩成追心剑的大小,乐乐却不见了,那飞在空中的只有一把剑,带着浓烈的粉红剑气,如一条飞奔的赤龙,射向袁灰,有见识的人都大惊失色,失声尖叫道“身剑合一?”那红色的赤龙拖着长长的尾巴,那神情傲视一切,又如誓言般坚定无悔,那种不达目的,死不罢休的气魄,惹人心悸!红龙在众人惊诧的瞬间,已穿入了袁灰的心脏,透体而过,一瞬间,生死已定,一瞬间决定永远。

????乐乐穿过袁灰并没停止,继续飞射,一直穿透十三个万里盟高手,才停住身形,落到万里盟等人的正中间,他悲吼一声“心碎!”手中的追心剑舞出一幅图案,如扭曲的黑色玫瑰,只是花瓣太多太密,那花在颤抖,在跳动,那不像花,已像一颗心脏,裂痕斑斑的心脏,这图只是一闪,却印在人的脑中,黑色悲伤的死气,冲击着每个人的心,黑气只能让人想到死亡,想到来不及想,武功高强的人已本能的感到危险,怪叫的急往后飞,还未飞出,那心已像琉璃般爆碎,方圆数丈全被这黑色死所笼罩,万朵黑芒闪电般射出,离乐乐最近的五六十人,除了武功超高的几人逃走外,全部变成碎沫,连叫都来不及喊一下,黑芒不停,继续朝外飞射,恐怖的惨叫刺耳欲聋,真到黑芒消失

????静,出奇的静。

????万里盟劫后余生的,只有八个,八个能开护体真气的人,他们都退到了马亦普的破损灵车后面,脸色灰暗的发黑,呆呆的看着乐乐,看着拄剑低头深思的乐乐,连气都不敢大喘,恐怕引来乐乐的疯狂“心碎”

????围观的人,也静,静的连脚都不敢动一下,那黑色的死亡之雾,你就恶魔一般,缠在他们的灵魂深处,直到很多年以后,人们也最怕听到王乐乐大喊“心碎”,那声音不但让人心碎,而且还让人全身都碎

????金蝶抱着死去的小昭,怔怔的看着乐乐,对身边的丫环说“小楚,若是我死了,乐郎也为我这般伤心愤怒,我真希望刚才死去的人是我”

????小楚挽着金蝶,无意识的呢喃道“我也是”

????乐乐终于抬起了头,恶毒的扫了一眼剩余的万里盟的人八个人,嘴角微微狞笑,马万里心头一寒,最先退了三步,其他人也急退数步,鲍方脸都绿了,有些哆嗦的退在最后,刚才那一击,足以让他在噩梦中惊醒数回了。第一见乐乐使用这招的时候,他离的很远,没有体会到身临其景的恐惧与痛苦,今天足够他慢慢体会了。

????乐乐并没有再出手,因为他再也没有出手的力气了,刚才趁着那心碎的感觉,强行使出了“心碎”,体内的真气全部抽空,一招用完,差点爬在地上,站不起来,多亏用追心剑拄地,才不至于被人看出破绽,乐乐用血红的剑尖,轻磨着青石马路,缓缓走向金蝶,他想借用摩擦出的噪音,来掩饰步法的不稳和沉重

????刺耳的尖鸣,听得众人冷汗直冒,却没人敢出言反对,因为那追心剑的刺鸣声,杀气依然,艳红的剑身,似乎对鲜血有永远的嗜爱,胆小的连剑尖都不敢看

????离金蝶只有十多丈,乐乐却走的异常吃力,额头已冒出细小汗珠,由于背对着万里盟的人,所以不担心被他们看到,而围观的人离他有三百多米,更难以发觉,等走到金蝶身旁的时候,连剑都快拿不稳了,体内的九幽掌的阴毒没了内力的压制,又慢慢散向四肢百骸

????乐乐正愁怎么脱身,一声洪亮的佛号从围观人群后传来,“阿弥陀佛,施主剑招太过毒辣,一招杀人近百,心灵已入魔道,我佛慈悲,贫僧不会坐视不管的,还请施主自废武功,不然老衲定会为世除害,降魔卫道!”

????乐乐刚想破口大骂,突然觉得这声音极为熟悉亲切,皱眉瞟了灰衣老僧一眼,须眉尽白,神光内敛,隐隐有入尘神佛之态,不过乐乐却知道他是一个大淫棍,大骗子,因为他就是什么都不戒的全戒大师。

????耳边听到他的传音“混小子,逞什么能,把真气耗完啦吧,他娘的,你身上还有毒没祛净,你真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趁我废话时间,赶紧恢复真气”

????金蝶也细心的发现乐乐脸色不对,搀扶住他,怒视着全戒,道“好不通情理的和尚,乐郎只是帮我杀些目无王法贼人,你却怪他毒辣,怎么不看看那帮强盗的凶残”

????全戒面目神圣庄严,朗声喝道“贫僧只相信眼睛,对事不对人,我只看到他一剑杀人近百,却没见那些人如何对他,你说我该相信谁呢?”

????马万里见全戒仙风道骨,容貌非凡,料想他定是有道高僧,若是借他之手,除掉王乐乐,真是天大的快事,干咳一声,并不敢上前,道“这位大师所言极是,我万里盟一向是白道敬重的大帮大派,王乐乐多次杀害我盟弟子,实在另人痛惜,可怜本派高手甚少,不是他的对手,今天又被他一剑杀掉百名高手,可怜他们上有父母,下有妻儿,就这么被他这个小魔头唉,还请大师明鉴,为武林除此祸害!”

????围观的人群中有人忍不住高呼“卑鄙,无耻,下流,淫贱,人渣,秀逗fuck!(哦,这句是上帝喊的!)”

????马万里充耳不闻,只是小心的注视着全戒大师的脸色,又道“看,这些围观之人正在骂他,就知道王乐乐有多坏了!”

????乐乐差点笑出声,只听全戒传音道“妈的,老子总以为自己脸皮最厚,没想到马万里技高一筹,老子总算知道他名字的来由了--脸皮厚万里!别顾着听我说话,用你身边熟妇金蝶呀,你小子的双修功有了女人,还怕有伤有毒吗?别害羞,人多怕什么!先讲好,我只帮你拖一段时间,到时被马万里识破了,我可不帮你,我还想继续在寻佛寺养老呢”

????金蝶正在斥骂马万里无耻,却见乐乐双唇贴到她耳边,轻声道“蝶儿,我身上的毒发作了,内力也用光了,我想现在与你合体疗毒,好吗?”金蝶轻轻一怔,脸色微红,不安的道“这么多人”但乐乐脸色发青,全身散着淡淡的阴冷之气,轻咬下香唇,坚定的道“嗯,蝶儿听乐郎的,只要乐郎没事,就算被天下耻笑,我也不怕,可是该怎么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