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乡村书屋

乡村书屋

乡村书屋 > 亚博体育app可信吗小说 > 逆流少年 > 第七章 夜的第二种颜色(大结局)

第七章 夜的第二种颜色(大结局)

作品:逆流少年??|??分类:亚博体育app可信吗小说??|??作者:周行文

????苏云在空中漂亮地旋转了一个巨大的圆圈之后,又一次回到阿克面前。

????东方修行者最后的传人对最强退魔师。两人都没有动手,只是互相看着,一是等待机会,二是蓄积力量。

????苏云和阿克之间的交手,一个攻防之间的来回看似神速又轻松,却是常人无法察觉的艰难和辛苦。在带人看来仿佛电视信号丢失一般的一个动作中,包含了无数的计算和估量,也包舍了无数的试探和询问。

????阿克想要知道苏云的程度,苏云也希望看见阿克的实力。两人都留了几分余地,却也都在竭尽全力。

????充满矛盾的战斗,在两人的意识之中也无声展开着!

????“我心中带着一丝希望。”苏云并没有立即再次出手,而是望着退魔师中的传奇,缓缓说道,“你说这是不是好事?”

????阿克知道苏云善辩,没有回答,只是让手中的拳套生出熠熠莹光,双目之中一片沉静。

????苏云不管阿克如何看自己,依然笑着说道:“其实我心中一直想着,这个世界既然分成无数空间,空间之外又有空间,那么空间的尽头在哪里,我们能走到哪里?一想到这些,我就忽然觉得,人生之中有没有希望都差不多了。”

????“可我就是相信,一定有什么东西,和希望一样长存在我的心中,非常非常美。值得我为它付出一切。”

????苏云说的这些话,似乎是在说给自己听,也似乎是在说给另外的人听。

????其实少年早已感觉得到,距自己数千米外的山顶,许多目光在注视自己。

????这些目光温柔又关注,都来自他熟悉的人们。

????詹青儿知道此时战局已不是自己这些人所能阻止的。虽然进入结界,却并未走近,带着众人在远处远远观望。

????受到背后关切目光的鼓励,苏云觉得自己也慢慢和阿瑟兰还有阿克他们这些人一样,变得坚定起来。原本变化随意体内能量。随着心情愈发地坚定,开始逐渐成形,成为一种奇怪的存在。

????身体周围一团柔和的气劲,也慢慢生出无数锋刃,像是要切裂面前的一切。

????苏云身体内外的一切变化,阿克都能感觉得到。拥有强大坚定信念的阿克自己也曾经有过这种感觉,自然明白苏云这个不世天才终于勘破了修炼者最难突破地一层境界,拥有了属于自己个性的能量形态。

????普通人在修炼的过程中,往往对于天地间的茫茫众生产生无数疑问,这些疑问都是阻碍人朝着近神姿态成长的障碍。只有当人的某一种心情或信念强大到一定程度之后。才会步入另一重境界。

????只有到了这一重境界,修炼者才会用自身的信念去对抗天地苍茫和悠悠时空。

????无论如何,漫长岁月中的孤独和寂寞才是人最不能忍受的,修炼者若没有强大而坚定的信念,就不会成为生命长存的存在,自然也不会拥有近神的力量。

????眼看苏云体内的变化在瞬息内完成,少年背后的无数流云都因他的力量被吹散,露出一片湛蓝如洗的天空,好像一块被擦亮的镜子。

????“谁能生存,就要看谁的偏执更强大一些了。”

????少年手中水镜之间瞬间幻化成无比巨大的姿态。像是被扩大了上万倍一般,几乎戳破了结界空间。晶莹的水镜之剑在湛蓝色的天空下,也变成了和天空一样的蔚蓝色,看起来如同隐形了一般。

????海洋中的海水,激起无数道冲天水柱,将整个小岛周围的结界包围起来。旋即凝固。

????这等威势看起来比刚才的安露蒂玛还要夸张。

????生物之源的海洋力量,真正被苏云的力量和水镜之剑激发出来,显示出它温和的强大。巨大的水镜之剑朝着阿克铺天盖地压过去,瞬间淹没了阿克的身体。

????眼看水镜之剑压住了阿克的身体。苏云扬手抄起空中飞扬的灵剑片,上古神器又自他的手中重新汇成完整的形态。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眼前的这个退魔师不会这么轻易被一招完全形态的水元素攻击打败。苏云提着灵剑跃至水镜之剑上方,用自己的神念搜索阿克所在的位置。

????阿克的位置没有变,甚至姿势也没有变。

????水镜之剑刚刚落下,一道道水流已嗤嗤自巨大的剑身上四处飞溅,一只晶莹洁白的拳头慢慢伸出水镜之剑,转瞬之间裂开了这巨大的水元素攻击。

????水花乱飞之中,阿克以超越苏云的速度飞跃而上,迎着灵剑的利刀,伸手去抓苏云的小腿。

????神通广大的战斗只能平白消耗无谓的魔力,阿克知道自己和苏云这样以虚招交手,即使上百个来回也未必会有什么结果,因此选择了更简单直接的方法。

????即使是安露蒂玛的投影也会被打破,就没有什么人的**是不能破坏的。只要苏云的身体某个部分受伤,不能立即恢复,为阿克争取到么几分之一秒的时间,股负就能出结果了。

????阿克的拳套不愧是杀人无数的凶器,只是这样向上逼近苏云,一道道刺骨的寒冷己传到苏云的腿上。苏云从未见过如此凶悍的兵器,手中灵剑毫不犹豫劈下数道剑光,尽数落在阿克的手臂上。

????叮叮当当数声脆响,挡住剑光的阿克去势没有停留,依旧朝着苏云抓出自己坚定的一只手。

????到了现在这种时候,任何以往的战斗经验都已经没有了意义。阿克寻在找胜利,苏云也不想认输,两人都接近于本能地寻找对方的破绽,也在尽力闪避对方带来的试探。

????比起苏云,还是要坚定一点,他的手在瞬息之间抓住了苏云的腿!

????虽然,苏云的一剑已经刺入他的后颈。

????两人动手速度太快,外面观战的退魔师们依然看得稀里糊涂,觉得像是电视节目被掐掉了很多精彩段落。等到两人动作再次凝固,终于有人发出惊呼。

????传说中的退魔师,阿克先生。

????他……受伤了。

????※※※

????苏云觉得自己的脚被阿克抓住,心中已没有了思考的时间,催动手上的无上气劲越过灵剑,渗入阿克体内。

????传说中的退魔师受伤了,这个讯息也鼓舞激励着苏云,少年甚至想把自己所有的力量都送入阿克体内,摊毁他的**,可惜的是阿克的体内似乎和自己一样,也有一层循环不息的力量保护着他。苏云的大部力量都被阿克挡住了,只能顺着灵剑在苏云自身的体内徘徊循环。

????也就是这短短的刹那时光,苏云被阿克抓住的左脚已生出一道裂纹,裂纹裂开了鞋子和裤脚,裂开了皮肉和骨髓,裂开了血和肉,裂开了肉筋和骨髓,将苏云左脚踝骨以下裂成一团血雾。

????没有比这更刻骨铭心的疼痛了。苏云几乎一个支撑不住从空中跌落,他的神念在一闪之中迅速做出判断,左腿小腿周围生出一股无名火焰,硬是烧得伤口周围焦糊一片,止住了流血。

????血止住了,痛没有。疼痛像是一对巨兽一样撕咬着苏云的神经,少年手中的灵剑几乎脱手,只是游走不停的真气不断维系着灵剑和他之间的联系。

????咬紧牙关,少年手中的灵剑朝着下方尽力一刺,却没有刺到尽头。

????灵剑在阿克脊骨的位置停下了。

????再往下,阿克的双手又要抓住苏云的小腿。

????阿克的后背喷出一股血桨,在空中纷纷扬扬洒落地面,看起来和苏云的血没有什么区别。

????的确没错,最强退魔师的血,和一今天才少年的血,或者是普通人的血,都没有什么区别。

????我两人都没有进一步再两败俱伤的动手,苏云抽出灵剑,阿克缩回自己的手。

????再次拉开距离。

????背后的血很快止住了,阿克看着苏云,漠淡一笑。

????“第一回合才刚刚结束。”

????这样的淡定,这样的从容,才是真正经历过退魔战争,在死亡和毁灭的灰烬中爬出来的强者。

????苏云拖着一条已经残废的腿向后退了几十米,没有说话。经历的痛苦不如阿克多,少年只能拼命咬住自己的牙齿和嘴唇,才能抵挡这种刻骨钻心的痛楚。

????见苏云受伤,拉克西丝第一个急了,身体前顷就要冲过去,被苏云一个手势阻止住了。

????同时,苏云的声音在少女脑海中响起。

????“亲爱的,如果我真的顶不住了,请你们无论如何一定要努力逃走。”

????左腿上一片漆黑焦糊的少年在空中摇摇欲坠,并没有回头朝拉克西丝所在的方向看来,他的背影投射在无垠的蓝天之上,形成了一道无形的墙壁,挡住所有压力和危险的墙壁。

????拉克西丝捂住自己的嘴,眼泪再也止不地住流下来。

????种心灵感应一样的疼痛同样折磨着她,还有她身边的詹青儿。

????苏云没有回头是怕自己在和阿克交手的同时露出软弱的一面,面对这样一个强大的对手,自己更需要尽量保持心境平和。哪怕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已经并不属于自己了。

????苏云受了重伤,阿克看起来也好过不到哪里去,血虽然止住了,实际年龄远远超过普通老人的退魔师还是得和苏云一样调整一下呼吸,顺便蓄积下一次动手的力量。

????这就是同一级别强者之间的战斗,两人此时面对上百名退魔师可能都眼不会眨一下,但只要一个级别和自己差不多的对手出现,就要用拼命的姿态来面对。

????苏云甚至在想,能让自己走到这一步,大概也是因为阿克寂寞了很久吧?

????有时候,一个强大的对手也是生活下去的理由之一。

????空中被阿克破坏得支离破碎的水镜之剑慢慢化成无数细小水流,又在空中一点一滴聚集成它原本的形态。这些变化都是水镜之剑自动发动的,苏云并没有参与。看来除了剑中有剑灵守护之外,神器本身也具有一定的灵性。

????木滴不断凝集,原本足以淹没整个岛屿的水元素慢慢凝成一把和灵剑差不多大小的水镜之剑,整个场面缓慢而美丽,把那些发动了监视法阵观战的退魔师看得已经说不出任何话来。

????所有自认自己对水元素操控得不错的通魔师在这一刻都开始拼命反省:原来自己引以为傲的手段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一样的东西,很显然眼前这宏大的场面才是水元素的真正力量。

????阿克也没见过水镜之剑兵器之外的形态,并没有出手阻止水镜之剑的变化,一直耐心等到晶莹的水元素精华慢慢变成金属模样。

????就在水镜之剑显形的瞬间,数十道剑光在水镜之剑周围闪动,数十把和水镜之剑一模一样的兵分裂出来。形成团团剑阵,护在苏云的面前,所有的剑锋都指向阿克。

????阿克眯起眼睛仔细看了一下,知道这些飞剑都是实体并非幻影。看样子水镜之剑的威能比自己想象中更厉害一些,阿克思考了不到十分之一秒,做出决定,不再给苏云喘息的机会。

????双手在空中虚空一抓。阿克不顾自己背后还有血水溅出,同样用苏云刚才切裂空间的手段也越过了近一秒钟的时间和空间,朝着在空中摇摇晃晃对抗痛楚的苏云一拳打去!

????阿克的拳套洁白晶莹,拳风之中依然带着七色光芒。和以往其他人所用的斗气光焰不同的是,阿克所拥有的七色光焰都是最接近于世上最极限的力量,几乎没有什么自然能力可以与之抗衡。

????七色光焰融合,就是阿克手中晶莹无形的拳套。这世上他最信任也最擅长的杀人武器。

????双拳推出。空中道道雷光顿时被阿克双拳斩断,就连安露蒂玛投影碎片也被吹得干干净净。阿克用自己强劲有力的拳头证明了世上所有花俏的退魔师兵器都不过是摆设和道具而已。

????杀手和圣人都告诉后辈们一个真理:只有自己的这一双手才是最值得信赖的。

????阿克的拳几乎要擦到苏云的脸旁了,苏云忽然停止了在空中摇摇晃晃的姿态,身体向后轻轻一仰,手中灵剑切向阿克的肩膀。

????阿克没想到苏云竟然这么迟才会闪避,心中虽有不安,还是继续挥动拳头抡在苏云的脸上。

????苏云被阿克一拳打在脸上,差一点连脸上的肉都被打散,手中灵剑和自己都旋转了数圈向后方飞去。

????就在这么一个旋转的动作中,灵剑在阿克身上结结实实划出一道伤痕。

????阿克没想继续用两败俱伤的方式战斗。苏云却在坚持。

????被灵剑再次割开一条血痕的阿克有些吃惊地看了一眼借着自己拳风飞速后退的苏云,他知道苏云够强,只是没想到能强到这个地步。看来自己之有对苏云的估计不仅不足,还得到了许多虚假情报。

????少在无数次苏云和人战斗的情积中,这个少年绝不是一个肯以两败俱伤方式来战斗的人。

????阿克轻描淡写的一拳也并非那么容易化解,苏云白皙的脸上不断有一道道伤口裂开又缓慢愈合。一道道血丝从少年的脸上滴下。

????经过刚才那一击的洗礼,少年变得更加坚定,没有什么表情变化,只是静待自己脸上的伤口缓缓愈合。

????阿克身上的伤口依然比苏云轻。只片刻之后,伤口已不再流血。实际年龄苍老得让人产生幻觉的退魔师低声对少年宣布:“你到极限了。”预示自己的胜利即将来临。

????苏云喘了一口气才说得出话。显然比起阿克来还是虚弱了很多。

????“极限之后是什么呢?”

????“死亡。”

????“死亡之后呢?”

????阿克几乎开始洋洋得意的表情在瞬间呆住。

????得好,死亡之后是什么?

????苏云虚弱地笑了,脸上一道道恐怖的伤口迅速愈合,光芒和锐气在少年的身上冲天而起:“生生不息的世界,才是真正的世界!”

????阿克手中的光焰再次高速旋转起来,一道接一道朝着苏云激射而去。周闹的万物随着阿克手中力量的迸射变得连渐模糊,在阿克和苏云之间的一切都像是浸了水的彩画一样,渐渐失去了本来的模样。两人之间变得只有阿克一双晶莹的手套和数道光焰不停闪动。

????经验老道的退魔师看得出苏云的能力虽然充沛,却仍有诸多不足,终于决定反守为攻。

????无数道重压在空中呼啸而来,苏云身上有无名力量侵蚀身体,又失去了左脚,躲闪能力大大降低,只能勉强用灵剑苦苦支撑,却再也无法斩断那数道强劲光焰。

????到苏云已经失去反击的机会,阿克心中的不失终于渐渐散去了。退魔师手中的力量随着一次又一次对苏云的进攻不断加强,仿佛永远没有止境一般。

????“这是岁月送给我的唯一礼物。”

????只在漫长岁月中坚持不懈修炼的人,才会拥有如此充沛又用之不竭的力量。苏云再怎么是不世天才,也无法弥补岁月带来的差距。

????阿克的手法非常简单,也非常有效。无数次战斗产生的本能判断让退魔师只要随便试探一下对方,就已找到了最好的战斗方式。

????苏云和阿克之间的差距不仅是力量的差距,也包括了经验。

????阿克的力量不断膨胀,终于到了苏云几乎无法负荷的程度。水镜之剑和灵剑虽是上古神器,却已经不足以弥补苏云和阿克之间的差距。两人之间的战斗转眼已接近尾声。

????不断攻击苏云的阿克终于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拥有无上破坏力的退魔师之手,转眼之间就要捏住少年的喉咙。

????在远处的拉克西丝已经闭上眼睛,不想再看下去。要不是詹青儿和灵儿全力阻拦,她早已打算冲出去和苏云同生共死。

????就在这时,一道清风自少女们的背后吹过。

????切都变了。

????天空中忽然凭空生出点点绿叶和花瓣,一道温和的光洒过众人的脸庞,空气中传来点点玉石堆砌的声音,众人忽然觉得自己脚下不再是漂浮不定的空气,而是踏在了实实在在的地面上。

????低头看去,空中依然空无一物,只有阵阵光影自脚下掠过,应是有什么出现在了脚下。

????个妙曼的身影在空中一路朝着苏云和阿克的方向飘去。身影背后不断有各种颜色艳丽的花卉无端生出,花瓣飘落空中,片片洒下,一阵阵清香扑鼻的味道在空中慢慢蔓延。

????原本被安露蒂玛女神变成黑夜的小岛上空,闪烁出阵阵如同极北之地才会出现的光带。夜的第二种颜色在世人面前绽露出它的美丽。

????条鲜花和绿叶铺就的路,就这样横在了阿克和苏云之间。

????阿克也感觉到了空中强大的能量振荡,终于抬头用惊愕的眼神看着渐渐靠近自己的人,心头的疑惑终于有了答案。

????“原来是你!”

????※※※

????直不怎么起眼,也没有说过什么话的小美女程韵看着阿克脸上的惊愕,依然没有什么表情地点点头:“你早该想到。”

????“我真的没想到……”阿克苦笑,“原来从最开始,已经有人把你需要的身体送到了苏云的身边。”

????“不管是不是送到他身边,我都能找的到自己的**。”已经拥有了安露蒂玛女神神格的女孩似乎瞬间话就多了起来,背后一道道光轮旋转,看起来好不华丽。

????阿克小心翼翼地后退了几步,保持了自己和女神之间的距离,现在这种情况再想立即杀死苏云已经不可能了。

????比起苏云,一个拥有了完美**的女神更可怕。

????“要讨伐亵渎你的人吗?”

????安露蒂玛女神微微点头:“你有你的坚持,我也一样。如果不能靠语言说服,我们依然要用力量证明,谁有能改变这个世界的力量。”

????阿克叹息一声,双手高高举过头顶:“看来也只有这个办法了,我的女神。”

????许多凝垂的气息在阿克手中慢慢凝结,双手之中的光亮渐渐照亮了整个夜空,阿克的目光依然紧紧盯着占据了程韵身体的安露蒂玛,以他人特有的不屈意志对抗着女神的压力。

????苏云看到程韵的身体竟被安露蒂玛占据,终于再也撑不住自己的平心,心中焦急的他正要追问安露蒂玛什么,忽觉眼前有一条红线划过。

????抬头仰望,苏云看到空中渐渐坠下无数火线,每一道火线都是一次凶险,每一道火线都代表一重攻击。

????双手闪耀的阿克此时终于亮出了他手中的事物,竟然是一把巨大的镰刀!手持镰刀,阿克背后现出无数白骨燃烧在熊熊火临当中的幻象,朝着安露蒂玛女神疾冲过去!

????无数火线也在空中交积成一团团锦簇的火花,将女神安露蒂玛的身体包围在火光之中。

????面对这种情况,苏云心中犹豫了很久。

????这个犹豫一直坚持到苏云的左脚部分开始蠢蠢欲动,想要长出新肉。

????似乎受到了苏云内心的感召,天地之间互相流动的灵气纷纷涌入少年体内。被破坏的**像是被炼妖术锤炼过一样,开始疯狂地生长复原。苏云自已还没等明白是怎么回事,焦糊的左脚已经开始冒出新肉,**以极高的速度迅速复原着。

????既然身体没有大碍了,苏云更加犹豫该帮谁的问题。

????所幸,有一个声音帮苏云解决了这个问题。

????遥遥看着苏云的拉克西丝也感觉到了少年身体上的变化。自从刚才安露蒂玛女神用程韵的身体现身之后,拉克西丝的目光一直紧紧跟随苏云,准备随时冲过去帮忙。此时看到苏云面色犹豫,拉克西丝简直是一语道破梦中人地提醒苏云。

????“还犹豫什么?要帮也要帮女孩子呀!”

????对安露蒂玛女神就没什么仇恨的苏云听到顶级智囊美女的提醒,心中顿时醒悟。催动手中灵剑,朝着一团火焰升起的地方猛冲过去。

????安露蒂玛此时正以程韵最擅长的近身游斗坏绕阿克身边,看到苏云加入战局,也不多说话,只是侧身让开一个位置给苏云。

????正在全力应对安露蒂玛女神阿克猛然回头,看见一片剑光朝自己涌来,知道是谁在动手,心中本来充满了希望的退魔师忽然觉得一阵无力。

????苏云和安露蒂玛的手几乎同时到了阿克的面前。

????这是这个世界上,头一次女神和人类的联手。

????※※※

????苏云的灵剑没有及时伤到阿克,女神的手也没抓住退魔师。阿克自己宛如一阵清风一般。忽然在空中消失不见。破解开了苏云和女神无限接近无敌的一次合击。

????在阿克原有的位置上,只留下一个浅浅的身影,无数团火焰在空中无声燃烧,热力直逼得苏云不由自主向后退去。

????安露蒂玛女神用程韵的身体发出一声看似无意义的清叱,伸手使出强大神力,将团团火焰推离自己,空出一片干净的空间。

????到这一幕的诸多退魔师们都不由自主想要退后。自从安露蒂玛利用程韵的身体出现之后,一直深深植根于众人内心之中的恐惧彻终于爆发了,这是百年退魔战争以来一直存在的神话,并非阿克几十年经营就能改变。

????人群之中的骚动让领头的卡桑德拉爵士也心惊肉跳。安露蒂玛女神以前都是以投影的方式降临。从未有过跨越自己存在的空间,真实出现在这个世界的先例。此时她真正降临在这里了,阿克先生尚能自保,自己和身边这些跟班的怎么办?

????仿佛感觉到了众退魔师心中的不安一样,美丽而纤细的程韵扭头朝着监视法阵的方向看了一眼。眼神凌厉,让盯着监视法阵的退魔师们心中一阵战栗。

????安露蒂玛只是看了这些试图忤逆她的通魔师一眼。又继续催动自己的无上神力,清理阿克召唤出的道道火线。

????在安露蒂玛的强大力量压制下,空中的红线渐少。甚至只是站在安露蒂玛不远处的苏云都能感觉到空气中蕴涵的强大压力,若不是自己体内的能量流转已到了能够和天地之间一切灵气沟通的地步。可能早已爆体而亡。

????个个虚幻的透明泡泡在空中乍现又乍隐,阿克消失不见的浅浅身影随着安露蒂玛的神力不断高涨。终于变得渐渐清晰起来。

????苏云的呼吸也随着阿克身影的慢慢显现,变得更加急促。在这种时候,无论如何他再也不能保持自己内心的镇定和强大。安露蒂玛的巨大压力让他感觉自己仿佛回到了混沌的半昏迷状态。

????眼前的景象渐渐模糊了,女神和退魔师的影子在苏云眼前化成了两个灰白色的浅浅印记。少年陷入一片比黑暗更可怕的白色苍茫之中。

????纯净的白色光芒对于这个世界来说只是一闪而过,苏云却仿佛经历了一百年一样漫长。

????在苍茫之中,少年看不到自己的身体周围的变化。灵剑上无数残留下来的古老符号环绕在他的身边,渐渐变大,变得几乎将少年彻底裹住。这些符号绕着苏云的身体数圈之后,终于消失不见。

????却是一些东西深入了少年的神识之中。

????依稀之间。苏云仿佛看到了一些莫名其妙,却非常熟悉的存在。

????祖父的笑容,父亲的威严,家族的兴衰,无数路上碰到的好朋友,好姑娘。山川河流日月交替,千山万水地往来和奔波,一次次让人几欲落泪的相逢和分别。

????寄托,嘱咐,希望,梦想。

????命运,轮回,记忆,传承。

????坚持,信念,尊严,荣誉。

????肯为自己心中最亲的人站在死亡边缘的决心,能够放下一切守护的态度……这些让少年神识的领域忽然之间变得无比宽广,这才是祖父留下的真正遗产。

????心之中不断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升腾,少年慢慢睁开了双眼。

????安露蒂玛和阿克之间的战斗仍在继续。拥有程韵身体的安露蒂玛刚夺过阿克手中的镰刀,正要把程韵纤细的小手**阿克的喉咙,却因一个人的手指竖在两人之间停住了。

????面带微笑,一脸轻松的苏云手中没有拿着任何武器,只是用一根食指竖在女神和退魔师中间,

????“不要让程韵妹妹的手沾血,我来吧。”

????轻松的一句话之后,苏云反手一掌抽在阿克的胸口,速度之快,力量之准,退魔师竟然一点闪避反击的余地都没有。

????随着苏云的手掌击中阿克。道道星光在阿克身上亮起,退魔师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已如夜空中的萤火虫一般,成为点点光芒洒落空中。

????苏云以一种不容置疑的口气对着结界轻声说道:“游戏结束了。”

????那几乎遮天蔽日的巨大结界瞬间破裂,露出漫天退魔师们错愕的嘴脸。

????尾声路的尽头

????从空中俯蔽绵长曲折的泛亚海岸线,城市的建筑已经成为一道天然的海边屏障。空中的风吹过脸庞。苏云和程韵看起来像是一对兄妹一挥手拉着手站在接近沙滩的位置遥望大海,两人正在交谈。

????“我大概是第一个拉女神手的人吧?”恢复了平常偶尔嬉皮笑脸的苏云对安露蒂玛开着玩笑,手中的力量却一丝也没有减弱,“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不过我觉得这个世界现在的样子还不错,我不想改变什么。”

????“说说你的想法吧。”自己的**和精神都被苏云牢牢抓住的女神依然威严不减。只是口气看起来已不是那么高傲。

????“我的想法律简单,我们继续过日子啊……”苏云挠挠头,有些颇为为难地说道,“不过其实我现在最想的是,你能不能帮我找回我当初丢在某个空间角落里的那些财宝?眼看着身边这么多人要吃饭、我不能没有钱啊……”

????安露蒂玛几乎立即晕倒:这个人用如此强大的力量拽住自己不让自己离开,就是为了这个么?

????苏云不等安露蒂玛表示什么,脸上已经赖回严肃正经的表情,淡淡说道:“其实最开始这些都是你们计算之内的吧?包括把程韵妹妹以各种方式送到我的身边,还有让我学会灵剑上的那些修炼方式之类……看来我那个老不死的爷爷真的只是换了一种存在方式。”

????“这个世界现在是我的,他管不到,只是嘱咐我给你一些方便。”安露蒂玛倒是直言不讳,“从一开始我就知道阿克的想法,对于能够坚持自己理想的人,我并不是那么不宽容。只是最后一定要有人胜利的话,我也不希望那个人是他。”

????“真是崇高的女种啊……”苏云叹了口气,继续问道,“那么这样的骚乱,让你出面来解决应该问题不大吧?退魔师公会这种可笑的东西也该解散了一些了,免得和政府机构一样臃肿。反正只要大家还能过平安日子,我也不愿意折腾,你说对不对?”

????女神这次没吭声,沉默了半晌,才抬头道:“退魔师这种存在以后有没有必要我都在考虑了。我想经过退魔战争之后,我给人类定的规则也许有些过于宽松了。”

????苏云嗤笑一声:“你还能阻止人对精神和**的更高追求么?还是看开一点吧,反正这个数量不是很多,也影响不了什么平衡。”

????安露蒂玛倒是没有反驳苏云的话,只是默默低头,看着自己雪白赤足在沙滩上留下的一个个脚印。

????海水涌上来又退走,浪花打在脚上很舒服,女神一时间竟然忘了自己在跟一个并非那么友好的人类讨论问题,一时间看着海面的波光粼粼,竟有些不知所言的感觉。

????“当了太久女神,忘记自己脚下踩着沙滩的感觉了吧?”苏云在女神身边嘿嘿一笑,“所有的伟大和崇高,都是要以忘记许多幸福为代价的。我不是你们那么高尚的人,我更喜欢平凡日子。你告诉我吧,如何才能让你离开程韵妹妹的身体?现在除了这件事,别的事我已经不怎么关心了。”

????安露蒂玛做了一个出乎苏云意料的动作——她居然用程韵的身体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给苏云:“我想走就走,你不必这么着急。”

????苏云拍拍胸口:“那就好,我还以为以后看不到程韵妹妹收拾那几个臭小子的情况了……”

????“那么我们接下来还要去哪里?”安露蒂玛在露出唯一人性化的一次表情之后,又恢复了她女神的威严,“用我现在这个身体结局退魔师公会和政府造成的各种骚乱?”

????“不必了。”苏云摇头,“还是用投影的方式来解决吧……反正阿克之外,这个世上如今也只有我能跟你一战,你还不必担心我捣乱。”

????“那好,我这就走吧。”

????安露蒂玛女神见苏云松开了灵魂束缚,也决定立即离开程韵的身体。苏云此时的力量,就连真正拥有完整形态的她也不敢真正尝试。毕竟苏云的祖父现在在另外一个世界的存在,已经超越了她的层次。有那么一个大人物撑腰,苏云成为超越女神的强大存在也不是不可能。既然苏云不跟自己做对,自己还是不要跟他当敌人的好。

????何况苏云怎么说也是第一个跟女神携手同战的人,就凭这个,安露蒂玛也没打算跟苏云对抗。

????完不是告别的告别,女神忽然翘起脚尖,用程韵的身体轻轻在少年脸颊上轻吻了一下。

????“我不会忘记你的。”

????苏云脸上的表情比被人砍了几刀还难看,眼看着女神的灵魂化作一团升腾的金色光芒,在空中形成另外一个威严而丰满的形象,朝着世界上最繁华的城市飞去。

????失去了女神灵魂依附的程韵连昏倒都没有,只是有些惊讶地看着自己和苏云之间的暖昧动作,忽然笑了。

????“原来苏云哥哥喜欢我亲你呀?我以后一定会多亲哥哥……”

????几乎想要仰天长啸的苏云朝着远方安露蒂玛投影消失的方向用力伸出中指。

????因为……苏云已经看到尾随而来的少女们,眼中喷火的眼神……

????大概片刻之后,惨叫声和欢笑声沿着海岸线回荡,被无数姑娘胳膊和大腿捆成麻花的苏云在拉克西丝和安妮接近暖昧的邪恶笑容中,深知今天一定有非比寻常的事发生。

????至于怎么解决这次内部纠纷,会发生什么,苏云觉得这事已经是另外一本回忆录上的事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