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乡村书屋

乡村书屋

乡村书屋 > 网游竞技 > 四大财阀恋爱系列:黑道冷枭的赔心交易 > 全文阅读 分节阅读_126

全文阅读 分节阅读_126

作品:四大财阀恋爱系列:黑道冷枭的赔心交易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古刹

    忆的匣

    上官璇听着风忍低沉的声音,心,竟然有一丝不安,她总觉得当想打开时,自己将会面临着万劫不复

    风忍望向窗外的眼神渐渐变得远

    “义父延续着他们那一代主上继承的规矩,将下一代的主上权利分给我们三人,并且分别在我们肩头上纹下蛇样刺青,这也是主上独有的标志,只要拥有这个标志的人,便可以调动自己范围内的特工杀手”

    上官璇下意识地抚了抚自己的肩头

    “我们三人是最出色的特工,我和聂痕年轻气盛,有着对未来维护组织名誉的骄傲和决心,大我们一些年龄的清桐,无论是在身手还是在特质上都远远高于我们两人,但她对我们却关心之至,渐渐的,我和聂痕”风忍说到这里,将目光转向聂痕

    上官璇也下意识地看向聂痕,却见他一脸的落寞,英气的眉宇紧蹙着,似乎正在开启一段痛苦的回忆。

    “你们怎么了”她有些不安地问道。

    风忍的眼也闪过一丝痛苦,他缓缓开口,吐出几个字“我和聂痕同时爱上了清桐”

    “什么”上官璇闻言后大惊,小手死死地掩住唇

    如果真是按照风忍所说,那么接下来的事情一定是很难以想象了

    风忍闭上眼,刚毅的面容有着深邃的痛苦。

    “清桐就像可以令人着迷(www.xinbanzhu.com)的婴粟般,令年少的我和聂痕双双无法自拔,即使每天可以看上她一眼,心情也会变得很好,但可惜的是,清桐却无心我们两个小鬼头,她爱上了一位加拿大华人,也爱上了一个正常女人该有的生活,进而,向义父提出脱离组织”

    上官璇心一窒,她可以理解清桐的心情,当为一个探爱的人付出时,便不会在乎一切,甚至是生命

    风忍深叹一声道:“义父知道后,一夜之间白了头,尤其是知道我和聂痕也深陷其后,更是心力憔悴,baby组织自存在那天起,就不容许背叛,如果一旦背叛那只有死路一条,但清桐是义父最得意的弟,他是无论如何都不忍白杀了她,只能强迫她离开那个男人,因为义父清楚地知道,如果一旦不遏制住这件事情,那么让另一位执权的主上知道,一定会治罪与清桐、我和聂痕”

    “执权主上你刚刚不是说你们的义父就是主上吗”上官璇倍感不解地间道。

    “义父和我们这代都是采取主上轮权制度,义父当年就是和另一位被选出的顶级特工成为主上”聂痕的声音充满了淡谈的无力,大拳却紧紧攥着。

    “那后来如何”上官璇感到心没由来的一阵狂跳。

    “爱情也许真的会令人冲昏头脑,清桐一意孤行,疯狂地爱着那个男人,并且两人已经生下一个婴儿,虽然我和聂痕有心替她遮掩,这件事情最终还是被另一位主上得知,万般无奈下,清桐和那个男人挺而走险,决定远走他乡,远离这个组织,没想到他们双双死在车祸之,而这场车祸的发生,不单单是义父,就连我和聂痕也猜到是何人所为”风忍语气之裹着痛苦。

    “难道是那位主上做的”上官璇感到心跳一阵极速,心也不由得为清桐的死深感难过。

    “不错,义父得知此事后,不惜和他冷面对质,但baby一组织的戒律便是自相残杀,因此,义父退去主上一职,接受了一项长期的潜伏任务,就是混入黑手党的审判机构,最终成为能够操纵黑手党家族内斗的人”聂痕的眼神变得犀利,却掩不住眸间的楚痛。

    第十三章 留痕 第八节 真相是什么3

    上官璇不难想象的到,他们义父当时心灰意冷的心情,可以看得出,他真的将清桐当做是自己亲生女儿,既然犯了再大错误也试图去保住她的性命只不过,令上官璇役有想到的是,他竟然混入了审判机构,那不就意味着将会和冷天煜产生关系吗

    风忍看了看上官璇,眼闪过一丝复杂的光芒

    “我想你已经猜到了我们为什么会将冷天煜视为仇人,正是因为他当年重新杀回到黑手党,所有人都以为他只是想夺回自己家族的权势,没想到他的目标竟然是审判机构,就在他取得审判机构几位长老们的信任后,却将枪对准了他们的脑袋”

    “难道你们的义父就是死在冷天煜的手”上官璇感到一阵窒息。

    “不错,当时冷天煜不知道如何得知了义父的真正身份,残忍地将他杀害,而且一连几年都疯狂地缴毁了众多baby一分组织,当时我已经潜伏在他的身边,而聂痕也接管了组织的事宜,成为新一代的主上”

    “这就是你们要对付冷天煜的原因不要忘了,正是因为我们,冷天煜的双亲才会被杀害,我们也间接害了他啊”上官璇脸上扬着淡淡的哀伤。

    风忍的目光陡然变得犀利

    “上官璇,知道为什么一定要让你杀掉冷天煜吗原因很简单,就是让你彻底死心于爱情”

    “不我不能这么做”

    “当年义父逼着清桐亲手杀了那个男人时,她也像你这般回答,但后果怎样不仅保不住自己的爱情,就连自己的性命也丧失了,结果只留下一个哇哇直哭的婴儿”风忍的语气变得冷然至极。

    一股锥心的痛陡然传遍(www.fanwai.org)上官璇的全身,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是觉得心好痛

    “那个婴儿现在还活着吗”她无力地问道,心就像漏了个洞一样。

    “活着,当然活着,当年聂痕可是发了善心,将这个婴儿保护起来,用另外一个婴儿的性命瞒天过海,这样才保住清桐孩的性命”风忍讥讽一笑,笑带着苍凉。

    “风忍,你说的已经太多了”聂痕站起身来,冷漠的语气有着很明显组织的意思。

    “聂痕,你应该记得义父临死之前曾经说过的话吧”风忍丝毫不减退让,目光犀利地落在聂痕身上。

    聂痕眉宇蹙起,片刻后,淡淡说道“当然记得,一是让我们不要忘记仇恨,二是将清桐的孩抚养长大”

    风忍薄唇一勾,轻轻走到上官璇的身边,却看着聂痕说道“如果当初没有你的话,那个婴儿的命早就没了,现如今,你不仅将她抚养成人,而且还发挥了她先天做特工的特质,教她生存的本事,难道,凭着这些,还不能让她站在我们身边么”

    说完,便将目光直直看向上官璇,带笑的眸闪过一抹残狠

    上官璇徒然瞪了双眼,紧接着,连连后退了几步

    “你的话是什么意思”她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起来,大脑一片慌乱

    “璇”

    聂痕来到上官璇的身边,将她慌乱的身紧箍住之后像是下定决心似的,一字一句说道

    “清桐就是你的母亲,而你就是当年那个被我保护起来的女婴”

    “不”

    上官璇全身一颤,脸色变得苍白,她感到全身的血液都在倒流“我的母亲竟然也是特工不,我明明是个孤儿”

    她实在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如果当初聂痕不将你放在玛丽孤儿院,你早就丧命了,所以,上官璇,你的命一直是属于baby组织的,你生来就是为这个组织服务的,现在你唯一能做的就是配合我们的行动,一起效忠组织”风忍大声说道。

    “不”上官璇倍感深深的无力,她下意识地拉住聂痕,悲伤地问道:

    “你告诉我,这一切都不是真的,我的母亲只是个普通人,她不是她不是”

    “璇冷静些,不要这样”

    聂痕心疼地搂着她,眼全然都是怜惜:“你是你,清桐是清桐,虽然你是她的女儿,但我绝对不会让你的命运也是如此的”

    “哼真是讽刺”

    风忍残冷一笑道:“聂痕,作为一个主上你是否有些越轨了我现在很搞不懂你究竟是将这个女娃当成是自己的女儿还是你的女人了”

    聂痕闻言后,目光陡然转冷,他将上官璇拥搂在怀,语气坚定地说道:

    “风忍,无论我将上官璇当成是何人,你只要知道她是我的人就可以了,无论是谁,妄想动她一根毫毛的话,我都绝对不会放过他”

    “你爱上她了”风忍冷不丁地说道:“当年你爱上了清桐,如今却爱上了她的女儿”

    “清桐对我而言只是一个幢憬,并不是一个女人,这种心情,我想你也是如此”聂痕很明确自己的感情归属。

    “聂痕,你在玩火自焚”

    风忍不难发现流窜在聂痕眼的情愫,这个人的确爱上了上官璇,虽然他不会说出这句话,但风忍看得出

    第十三章 留痕 第八节 真相是什么4

    聂痕闻言后,薄唇一勾道“这是我的事”警告意味再明显不过了

    风忍冷冷地看着聂痕,瞬间不语。

    而上官璇则跌坐在床上,呼吸急促,大脑的运转也要超过负荷了,风忍和聂痕所说的话一遍(www.fanwai.org)遍(www.fanwai.org)在自己脑海徘徊。

    如果清桐真的是自己的母亲,她还有权利去选择自己以后的人生道路吗

    如果自己真的就是当年那个婴儿,这就意味着她的命运本来就是组织的,尤其是聂痕,这一生她都不能背叛他

    而如今,聂痕有意放她自由,但她真的能够这样一走了之吗她欠这个男人的已经太多太多了

    空气流窜着不安分的气流,贯穿着这三个各怀心事的人,直到风忍开口打破了这份短暂的宁静

    “聂痕”

    风忍的声音又冷又残忍,深谙的眼眸也布满阴霾“你想放走上官璇,那就意味着她从此和baby再无关系,也不再是我们的人,那好,就让她乖乖交出芯片”

    “我说过芯片任务我要放弃”聂痕毫不退让地上前说道。

    风忍的脸上闪过一丝冷讽“你放弃芯片是有前提条件的,如今上官璇已经回复记忆,我们也应该继续完成这项任务”

    “不行”聂痕冷眼拒绝道。

    “聂痕,你”

    风忍的拳头陡然收紧,他狠狠地看着聂痕,大手猛然一挥“我看你完全被这个女人迷(www.xinbanzhu.com)住了是不是你是主上却对这个女人一而再再而三地容忍,当初看到裴松那个样后,我就不应该顾及你的感受,连同上官璇我就应该一起杀了”

    “风忍”聂痕的面色一变,陡然冷喝一声,打断他的话。

    然而,还是晚了一步,上官璇已经听到了这句话

    她缓缓地站起身,娇小的身有明显的颤抖

    “你刚刚说什么”

    养父他的死

    “璇”聂痕英俊的脸上裹着心疼和无奈。

    风忍冷笑一声道“我刚刚说的不够清楚吗,那好,上官璇,你给我听清楚了,你的养父,也就是裴松是我亲手杀的”

    上官璇的呼吸变得急促,小手猛然收紧

    “你这个杀人凶手”她的声音变得犀利和愤恨,眼也似乎可以冒出火来。

    “璇,你冷静些”聂痕一把拉住她,沉声说道。

    上官璇猛然将头转向拉住自己的聂痕,凄声问道“你为什么要骗我,人不是你杀的,为什么要撒谎说是你杀的难道你真的让我这一生都无法还请你的情分吗”

    “我”聂痕欲言又止,眼全然是痛苦。

    “聂痕,你真的很失败,你赋予了上官璇无人能比的特工能力,却没有教会她看清人性的本事,你一直让她活在美好的幻觉,殊不知自己的养父就是一个卑鄙无耻之徒”风忍冷冷地扬言道。

    “不准你这样侮辱我的养父”

    上官璇实在气不过,长久以来一直压抑在心的那股怨恨陡然爆发,再加上眼前这个男人就是杀害养父的凶手,于是,猛然向风忍出手

    风眼神一冷,丝毫没想闪避,大手一抓,狠狠抓住上官璇的手臂,上官璇一个闪身,扫腿便向风忍踢去

    “璇,住手”

    聂痕脸色一惊,也连忙上前,双臂一振,将两个人硬生生分开,随即一把将上官璇揽入怀